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卖 谷  

2010-04-23 11:32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回忆这段往事,为的是让我们的孩子真正知道改革开放后,中央提出“三农”(农业、农村、农民)问题的伟大意义。

卖谷

 这年,我家承包的8亩水田,早稻因缺水产量不高。二季晚稻碰上风调雨顺,心想“天亏有天补”可以补上全年的收成,没料到临收割时连续阴雨,金黄的稻谷掛在稻草上长胡须(发芽),看着自己的心血和汗水要泡汤,我和妻子站在田埂上,止不住泪水涟涟。

 真是不容易呀,那时我们四个孩子,最大的才十岁。我在离家十里远的中学教书,妻子在本大队当民办教师。为了不耽误课程,我们必须在凌晨四五点钟起床。妻子忙家里的事,我则到田里去忙碌。村里说我们是“半夜叫天光”。下午放学后,连水都顾不得喝一口,就得下田地,这苦楚是其他人难以理解的。然而,苦是苦,但在忙碌中会忘记一切,看到劳动转变成了绿油油的庄稼,估计今年除交公余粮还多少会有一些剩余,因此心充满希望。

  可是,这一切很快就变成了了泡影。

  结果,八亩稻田打下近五千斤“沤谷”,原本是金黄色的谷壳变成金红色,并且有一种淡淡的酒气,有的还露出了胚芽。这样的谷不仅出米率低,米色发黄,而且吃起来有点儿酸。更要命的是粮管所不收这种“沤谷”。

  粮管所不收意味我家的公粮、余粮没法完成。那时候,每亩水田承担的公余粮和各种摊派多达320多元!我们2000多元的摊派(也叫农业税)是一个泰山般沉重的负担。

  然而,我们不死心,抱着侥幸心理,用板车装了20蛇皮代的谷拖到粮管所。粮管所的小场子尽是装着稻谷的板车、手扶拖拉机。验谷员周围簇拥着满头是汗的农民,他们在请求这些握有收谷大权的验谷员放松一点要求,因为今年遇上了坏天气。可是,验谷员将两肘住外一撑,将两旁的人推得东倒西歪。

  许多农民哭丧着脸,将装着粮的车往家里推。我的心不由得颤抖起来,心想我们的结果肯定也是一样。我对妻子说,走吧,我受不了他们的这种态度。一块沉得的石头压在我心头:今年的公余粮怎么交啊!见妻子呆若木鸡地站着,又大声地说,我们必须走呀,肯定没有收的可能。

  妻子这才点着头,喃喃地说,天啦,作田人什么时候才会成为真正的人啊?

  我们拖着板车往回走,一路碰到的尽是和我们一样垂头丧气的农民兄弟。走了大约一里来路,见一辆装着谷袋的板车停在那里,走近一看,原来是丁家圆村的老杨,他突然发病了。不远处就是医院,但身上没有一分钱,只好停在那儿痛苦地呻吟。我有善心,却也是身无分文。我们停了下来,站在一边,希望碰上个熟人。还好,五里亭中学(我曾经是这所农村中学的物理老师,后调到大桥中学)的校长张福荪走过来了,我没等他问话就说。张校长,丁家圆老杨谷没卖掉回来时病了,没有钱,我也身无分文,我代他向你借几块钱……张校长连想都没想,就说我身上也只有五块钱,拿去吧,就怕不够……

 老杨的妻子赶来了,扶丈夫去了医院。张校长问我,陈老师,你的谷怎么放在这里?我说卖不脱(清江土话,卖不了之意)。校长摇摇头要走,但刚开步就停下来说,老杨要是还钱,你就收着,给小孩买点东西吃,他不还就莫问他。

  回到家里时,我全身无力,孩子以为我们买来了什么吃的,都围拢来…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