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个年代的朋友  

2010-05-10 09:4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一个人不能没有朋友,但是,“文革”期间,连最亲密的朋友也会相互提防、相互隐瞒、相互猜忌。不是人变得无情无义了,而是那个时代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社会!

朋友之间

   我一直自封是个人缘好的人,朋友也确实比较多而且都能诚心相待。但是,有些时代连最亲密的朋友也不敢诚心,人与人之间根本无友谊可谈。1971 年的一件事,就足以说明我们这个民族有一个可恶的特点:友谊、诚心居然会受到政治环境的影响。

   这年的“十一”北京突然取消游行庆祝活动,全国各地也没有活动,生产大队出纳杨海平扬着一张报纸,老远就叫道,陈老师,陈老师你来看,你来看……

   杨海平近六十岁,年轻时有过老婆,但没过几个月就将那个女子撵跑了,后来就一直单身。他有家却不愿回家,生产大队领导看上了他舍得丢家的优点,让他担任了生产大队的出纳员。我当时是民办老师,领工资就要经过他的手。他对我很随便,只要我需要,不论在什么时候,都能凭领条拿到钱,因此,我常叫他到家里喝点酒。他虽然只上过几年小学,但利用大队订的报纸,学习到了许多知识,对政治时事特别感兴趣。他经常能从报纸的内容,探测出时政的变化征兆。因此喜欢与我谈论自己对政局的见解。我知道他又从报纸上看出了什么名堂,快速朝他走去。他摊开的是一张《人民日报》,报纸的第一版和第二版都是夸奖国家形势一片大好的文章。海平见我看着报纸,就问“陈老师看出了什么让人想不通的地方吗?”,我摇头。他就说,你看这里,他指着一条消息说,就是这篇文章。原来是毛泽东主席接见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﹒塞拉西的消息。那时,报纸经常刊登国家领导人接见来宾的消息,我觉得这条消息也没什么特别之处,便摇摇头表示没看出问题。这时,杨海平就露出非常得意的神态,他一笑就流出了一串口水。抹掉嘴巴上的口水后,他就反问,“林副主席那里去了?”我一愣,立即失声说哎呀是呀,怎么主席接见如此重要的外宾,没有林副统帅在场呢?我就问,海平你有什么看法?海平说,这个事不能说,你自己心知肚明,莫让我说。他拿回报纸,一拐一拐地走了。

   杨海平这次真的说错了,因为我是实在猜不出林副统帅为什么不参与接见这位皇帝。但是,我因经常听人家说林副统帅身体不好,所以在心中说,他可能又病了,还可能病得不轻。但我再三叮咛自己,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说这种想法,时下,监狱的大门正向任何不听话的人闯开的着。我强制自己不要再想这件事,但越不能想的事就越会去想。我来到学校,觉得老师们似乎变得更深沉了,眉宇间都藏匿着神秘莫测的神情。

   10月17日,公社通知党员老师到党校听“传达”,他们回校后,我想探听一下“传达”的内容,可是,这位与我称兄道弟的老同学、老同事、老酒友还没等我开口就说,今天的传达不准外泄,谁外泄追查谁的责任。我不甘心,找到平与我无话不谈,出身又很好的朋友。她不等我问就说,中央出了事,林副统帅……你千万莫对任何人说啊!其实,我还是不清楚到底副统帅到底出了什么事。没想到,傍晚,她俏俏地来到我的寝室,关上房门,轻轻地说,我们上午说了什么你记得吗?我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的心思,就回答说,我们上午只说了一点工作上的事,其它什么事都没说。她很高兴的样子,脸色变得很轻松,笑着说,我有花生米又有酒,你晚一点到我房里去吃。

   第二天,龚老师见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呆,就说,陈老师,到我房里去坐坐么?我很快就随他来到全校舍偏避的宿舍,关上门后,龚老师返回来又将门闩上。我心里说,如今的人都变成了一群兔子,变成了一群不敢见人的“夜耗子”。龚老师问,你这几天在想些什么猜些什么?我回答什么也没猜,只是在想今后的出路。龚老师就笑了,说,你们民办老师的出路,对你来说是不用猜的,那还会有问题吗,你肯定在猜……

   我见龚老师如此固执地问,便吞吞吐吐地说了半句话——可能是林彪……尽管龚老师是我的老朋友,但这话一说出口我就很后悔了。这天晚上,我怎么也睡不着,翻来覆去地老是想着一件事:要是龚老师失了口,造成影响就会非常难办呀。已经是半夜了,远处传来鸡鸣声,我仍没有睡意,索性走出宿舍,考虑再三,硬是敲开龚老师的房门,睡意蒙蒙的龚老师奇怪地问我有什么急事,我就说,我们昨天在一起讲了什么么?龚老师揉搓着手,苦笑着回答,我们什么也没说。我点头后又补上一句,我们的确什么也没说。

   回到宿舍,我为虚伪的行为感到羞惭,身心倍感疲倦,但心上的那块石头没有了,只翻两三次身就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。

   过了几天,公社革委副主任来到学校,传达中央文件。我历来没有听文件的资格,觉得应该主动回避,就要求回家。可是张校长说你们也可以听,林彪这个大野心家终于露了马脚。我为省点时间做自留田里的事,便说,张校长我早就知道这事,今天反正学生不用来学校,我请个假回家处理一下自留田里的事,省得耽搁上课时间。张校长惊愕地看了我很久,几次张嘴,但最终没说话。他挥挥手后,就自言自语的嗫嚅着,我猜他在说,怎么可能呢,中央还刚刚传达呀……

   张校长是我非常尊重的老校长,他真心待我,然而,我却不对他说真话。此时,我心里骂自己: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,怎么变得如此虚伪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