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乡村俗话引发的误会  

2010-05-13 10:56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公社干部说,她们的微笑很危险。

没想到“铲草皮”这句乡村经常说的话,竟是无聊的隐喻!

公社社长的警告将我的冷汗都吓出来了……

   铲草皮又叫削草皮、锄草皮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,农村缺少肥料,就用锄头削草皮,堆在田角再用泥巴封死,沤到第二年开春就是一堆上等有机肥。我从读小学四年级开始,就经常帮家里人铲草皮赚工分。因为腰劲好,手力也大,铲出来的草皮又薄又整齐,所以是村里铲草皮的好手。

   读初中时,学校响应人民公社的号召,组织学生为当地生产队铲草皮做肥料,我以铲草皮的数量和质里赢得了总务主任傅咏和的多次夸奖,还叫那些不会铲草皮的女同学向我学习。我记得张杏兰、何冬英等几位就是我的徒弟。

   我考入高中部的那年,我们生产队来了几位下放干部,其中周秋水和文君两位女同志住在我家里。周秋水是县供销社的干部,文君是县百货商场的营业员。她们生性活泼,能歌善舞,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又下得身,所以深受生产队干部和社员的欢迎。

   有一个礼拜天,我在家里闲着没事,见周秋水和文君抗着锄头要出门,就问她们是去做什么,她们说生产队号召社员积肥,不论什么肥都行,可就是找不到肥源。我立刻自告奋勇说,我来教你们铲草皮。没想到,两位女同志先是脸一红,然后捂着嘴巴笑个不停。我睁大眼睛不知她们笑什么,又不太好问。她们笑过之后,就说好吧,你来当我们的师傅。

   她们经过几天的操练,终于掌握了铲草皮的技术,一位社员当着我和周秋水、文君的面说,怀生是铲草皮的能手,所以你们也成了铲草皮的能手!没想到,周秋水和文君脸红得更厉害。我真是奇怪极了,怎么一说到铲草皮她们就脸红做什么?我是住校生,有时几个礼拜回家一次,每次碰到她们,就发现她们的脸上掛着一种神秘的微笑。我一捉摸,觉得她们笑得有点蹊跷,就鼓起勇气问她们为什么总是微笑而不是很痛快地笑,她们始终笑而不答。这就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,觉得非问个水落石出才行。

   这天,我刚好回家,下放干部的领队老龚正好来找周秋水商量工作。周秋水不在,便与我聊起天来。我突然想起铲草皮的事,就问老龚,铲草皮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?老龚开始一惊,然后就大笑。老龚的神态让我觉得铲草皮这个词一定还有什么暗喻,竟红了脸想打住。老龚反而来了劲,止住笑说,你这高中学生难道不知道,我们清江人将男女在野外发生关系称为“铲草皮”吗?

   我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,村里也没有谁说过这种话。但我终于明白了两位女干部见到我就微笑的原因,脸倏忽发起烧来。这天,我早早地返回学校,生怕碰见周秋水和文君两人。

   公社周社长得知此事后,严肃地对我说,她们的这种微笑很危险,是你勾引她们还是她们勾引你?注意呀,这样发展下去很危险!他的话吓出了我一身冷汗。

   后来,我又试着问了其他几位有见识的人,他们说,“铲草皮”是近几年在干部中很流行的话。据说,那年代对男女关系问题管得很严,机关工作人员一旦犯男女关系错误,就会受到很重的处罚,然而,那些在一起工作的男女在克制不住情感的冲动时,就会冒险躲到野外去实现自己的愿望。因此,就有轻薄者用“铲草皮”的动作来比喻这种野外交媾。听说有位副县长在大会上谈到干部男女关系问题时,竟气忿地斥责说,某些身居要职的同志,竟不顾影响,经常到乡村的野地去铲草皮,败坏了我们干部队伍的名声……

   真是没想到,没隔多久,原本不知道铲草皮这种隐喻的村里人,很快就知道了此事。他们除了觉得城里人“名堂多”(清江土话,有头脑活跃的意思)之外,还诱发出了潜藏在心灵深处的“邪念”。我们村对面的何家山、打牯脑、龙公上都是荒凉偏辟的地方,与樟树镇只有一个田垅之隔,晚上经常有城里的人到那里散步。有些大人就怂恿小孩晚上躲到那里去,看看有没有铲草皮的。结果,真的有天真的孩子回来说,他们看到了……正当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叙述自己的见闻时,家长走过来就将巴掌扇在了他们的脸上,并气愤地咒骂那些教唆者是贼龟蛋。他们之所以如此气愤,是因为我们家乡有一种说法,凡是撞见男女交媾的人,就会“背时”(倒霉的意思),要是儿童看了大人做那事,有可能这一辈子都行不了好运。

   因为“铲草皮”这个词,引出了这么多是非,生怕人家将过错归咎于我,从此,觉得有家难回了,因为我害怕两位女同志那种神秘的微笑,更怕村里人指责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