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啟蒙老師  

2012-09-05 08:36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年教师节即将来临,我撰写这篇文稿,怀念我尊敬的启蒙教师,并向全国中小学教师致以节日的敬礼!

啟蒙老師

我的啟蒙老師是一對夫婦——肖建斌、杨国芳。

讀一年級的時候,我很愚純,懵懵懂懂。她教我的語文,用十分悅耳的聲音帶我們認“手,左手右手,一個人有兩隻手”,教我們讀“工人是天,農民是地”的句子。我只顧聽她的聲音,卻不看黑板,會讀了,但當她把“左”字和“右”字單獨寫在黑板上叫我單獨認時,我卻把左右兩個字讀錯了。她就笑盈盈地走到我的位子旁,拉過我的左手和右手,分別在巴掌上寫上“左”字和“右”字。我用巴掌帶著兩個字回家,反復讀,終於記住了它們的正確讀法和寫法。第二天,她就問,“誰能到黑板上寫左字和右字?”我立即把右手舉得高高的,並用肘子在桌面上擊了兩下。她將右手朝前一伸,含笑說:“陳懷生同學,你來寫。”我胸有成竹,大步走到講臺上。她一直帶著笑 容,看著我笨拙地寫了左右兩個字。我放下粉筆時,發現她的目光盯在我右耳,她又在看我戴著耳環的耳朵,同學們沿著她的目光,也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耳環上,突然,“轟”的一聲,大家笑了起來。我羞得滿臉發燒,沖下講臺,坐到位子上,把頭伏在桌上,哭了起來,喧鬧的教室突然靜下來,只有我的哭聲。還沒打下課鈴,她就說:“大家學寫字,象陳懷生一樣,把左字、右字寫好。”說著,她走下講臺,來到我的旁邊,拉著我的右手,輕聲說:“走,到老師辦公室去。”我左手抹著淚,跟她到了辦公室,只她一個人。她說:“剛才是老師不對,其實你戴耳環挺好看。”她托起我的下巴,嘖嘖兩聲,加上一句:“真好看!”我嘟著嘴,不吭聲,心裏在恨自己的耳環,在恨奶娘和祖母,就是她們讓我戴這東西的。她摸摸我的頭說:“快下課了,回教室去吧。聽老師的話,不要怕同學們笑。”

     過了幾天,她宣佈我當副班長,我心裏十分高興,上課的時候,身子更端正了,目光集中在老師身上,這下糟了,她講的內容我反而記不太清楚,她慈詳的目光,燦爛的微笑,優美的手勢吸引了我,下課前,她說:“陳懷生,下第三節課後,把聽寫本收好送到我辦公室去。”我收好聽寫本,下第二節課後就抱著作業本去她的辦公室。我猛的一推門,見她和他抱成一團,還發出“唔唔”的聲音。開門聲象木棒將她們打開,她們將眼光“唰”的一聲投向我,但是,很快聽到她銀玲般的聲音,“快進來,把作業本放在桌子上。”

我覺得好奇怪,她為什麼要和他抱在一起,他是教我算術的老師呀,難道……她就是奶娘所說的“老婆嗎?”我常常想問別人這是為什麼,但不敢,因為我正背著“娶老婆”的包袱,問這事,人家首先會笑我。可是,我開始注意他們了。有一天,他把我叫到辦公室,指著我的算術作業本問:“18減去8會得1嗎?”我回答說:“會呀,”說著,用手指將18中的8字遮起來,解釋說:“老師你看,這個8字沒有了,不是剩1字麼?”我的話剛說完,他們大笑起來,她還彎著腰笑了很久。他突然止住了笑,厲聲問:“有你這樣做減法的嗎?笨死了!”從他們的狀態,我知道自己錯得出奇,低下了頭,馬上就要哭了。她猛地沖向他,推了他一把:“你怎麼這樣說孩子,他這種做法很天真嘛!”她托起我的下巴,用另一隻手掏出手帕,幫我抹掉淚水。她吩附他說:“給孩子再講一遍!”他笑了,把我拉到身邊,輕聲細語地教我怎樣做減法。從那以後,他常常把我叫到辦公室,給我補課,常常不及格的算術終於及格了。

我一直奇怪著他與她的關係,但從不敢向別人探詢,我們的教室與辦公室只隔一道板壁,板壁沒有連著天花板,只要站在桌子上,就可以看到辦公室的老師。頑皮的同學,經常會站到桌子上,偷看老師的行動。有一次,同學偷偷告訴我說:“算術老師罵語文老師……”我急忙問:“罵她做什麼?”同學說:“算術老師說,你混賬!怎麼遲到?”我知道了,算術老師是校長,他批評語文老師遲到。當時,我就覺得奇怪,兩個人可以抱在一起,怎麼遲一次到就罵人家呢?同學們偷看到的事,我有許多弄不懂,只覺得她們兩人很奇怪。我讀四年級的時候,聽大人們說:“你們校長和老師結婚了。”不久,又聽到一段順口溜:楊國芳、肖建斌,關起門來把嘴親。教語文、教算術,左手右手是一人。

這年冬天,因為書包的事,我生家裏人的氣。讀一年級時,我沒有書包,夾著兩本書來來去去,讀二年級時,祖母怕我把書掉了,將祖父留下的一條破夾褲找出來,左看右看,見左褲管有一節還完整,就剪了下來,用針線把一邊縫上,再把一隻爛紗襪剪成帶子,縫在這截褲管的兩邊,這就是我的書包,我用這書包背了兩年書,不知惹得多少同學嘲笑,說我“耳朵戴金環,身上背褲腳。”我吵著家裏要換書包,那時,買個書包很不容易,母親叫我將就著,我就氣得不吃晚飯,第二天又不吃早飯,氣嘟嘟地去上學。第二節課時,我的頭發暈,倒在課桌下。我聽到她大聲對辦公室那邊叫:“快過來,陳懷生……”我覺得有人在給我喂熱呼呼的東西,很甜,慢慢地,我醒過來了,我躺在他懷裏,坐在床邊,她半蹲著,用湯匙給我喂糖水。“這孩子是餓昏了。”他說,“你去煮兩個雞蛋,放一點掛麵。”她走了,我躺在他懷裏,他問我冷不冷,我說很冷。他幫我脫下鞋,又脫下自己的鞋,抱著我坐到床上,用被子包住我,他摟著我問:“不冷了吧。”我仍然覺得冷,但我說不冷了,他笑了。她端著熱氣騰騰的蛋和麵來了,我很快吃下去,身上熱了,也有精神了。我說:“我要回去。”她說:“慢點,我問你,為什麼不吃飯?”我照實說了,她說:“書包不分好醜,只要能裝書就行,聽話,家裏困難,不要吵著要這要那……”我一個勁地點頭。

第二天,他把我叫到辦公室,遞給我一個半新不舊的書包,籃布的,也是手工縫的,但比我的褲腳書包好看多了。他說:“你楊老師不會裁剪,樣子不好看,就用它背著吧。”我高興得要死,拿了書包就回教室,不等回家,就把書從褲腳書包裏拿出來,裝在揚老師縫製的籃書包裏。這個書包一直陪伴著我讀完初中,高中就不用書包了,弟弟接著用它。

我的啟蒙老師,揚國芳、肖建斌就是這樣給我啟蒙的。

2006年,他們以七十八歲和七十九歲高齡在相隔49天的時間裏先後去逝,給我留下的記憶變得格外深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