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几张照片  

2013-08-27 07:25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酷暑之下,只好躲在这间房间,毫无目标地敲击键盘。觉得需要调节一下,便叫孙女儿到里面表演一番。拍摄这些照片,以记住2013年的炎热季节。

      长期以来,总有一个人的身影在我心中,一直想告诉朋友这是个什么人,苦于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表达。现在,有这么一段出不了门的阶段,便信手敲在电脑上……

几张照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 

从父亲这辈上溯三代,李发财家族都是佃农,被认为李家坨村最没出息的家庭。几代人住过的土坯墙房屋,被岁月的凄风苦雨洗刷得憔悴不堪,令人怜悯地蹲在村头樟树下,虽然占据着风水宝地,却一直没发达过

李发财出世那年,青黄不接时节发大水,田里的稻禾,地里的红薯全被淹没,夏粮绝收,家无存粮很快断炊。洪水还没全退,父亲一手提着脚盆,一手抱着病猫似的孩子,来到村后的小溪边,将脚盆入水中,然后把小孩子放进脚盆,准备让他随溪水漂走,省得留在世上受苦。母亲不忍心让身上掉下的肉这样被洪水吞噬,追赶到小溪强硬阻止,孩子才得以幸免。洪灾之后瘟疫流行,村里有十多个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死去,他居然太平无事。

看着大难不死的儿子,母亲除了痛苦,还认为他命大,李家要指望他来兴旺,因此给他起名“发财”。

 

几张照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 

父亲李秋城一直病恹恹的,乡村郎中以他妻子周泓茜颇有“姿色”为依据,诊断他患有“色痨病”。家里租种八亩水田,父亲拖着病体劳动,母亲红颜薄命,里外少不得她,将发财背在背上,陪同丈夫一起下田,她生怕他会在田里倒下。

发财是在母亲背上长大的。

秋收时节,东家就会上门来收租谷。交租的稻谷,要当着东家用风车风净。东家很尖刻,他要求自己摇风车,父母只得同意。可是,东家风车摇得既快又重,吹出去的不仅是草屑和尘土,连大半饱满的谷也被吹到风车尾。父亲忍不住恳求说,“东家,能不能轻点摇?”,没想到东家将眼睛一瞪,停下来呵斥,“老李,你要嫌我摇快了,明年就莫租……”母亲赶紧向东家道谦,“东家不要听他的,你放心摇吧。”

已经七岁的发财,目睹了父母受东家欺压的场景,又看到东家将风车嘴的“头到谷” 挑走,留下的是风车尾的“二口谷”,他嘟着小嘴问,“爸爸姆妈,那个人这么凶,怎么让他把好谷都挑走了?”所谓“头到谷”就是结实的稻谷,而“二口谷”则掺杂了许多瘪谷,这种稻谷出米率低。

“孩子,我家种的是他家的田,好的当然要给他们。”父亲一脸的尴尬,无可奈何地告诉发财。

“那我们就不种他家的田……”

面对孩子天真的愤怒,父母只能苦笑着告诉他,“孩子呀,我们世代都冇有田,只有租田种的命啊!”

李发财还不懂大人的话,但知道没有田就要租人家的,租人家的田,就只能留下“二口谷”。他幼小的心灵里,埋下了拥有田地的欲望。

乡村人把过苦日子称为“熬日子”,再艰难也要“熬”过去。发财十岁时,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,母亲常常躲着啼哭。小小年纪的发财,将父母的痛苦全收入幼小的心灵,这年大年三十晚上,他一把摁掉挂在鼻翼的鼻涕,笑嘻嘻地对父母说,“爹妈呀,人家四牙叔答应带我去学徒,正月初七就去城里……”

“你进城学徒?你发什么傻!伢儿你才十岁呀!”父亲先是一惊,接着大笑反问。

“管他几岁,反正四牙叔答应了,初七一过我就跟他去。”

四牙就是村里的李四牙,四十多岁,二十几岁时就在潭步镇烟店做伙计。他为人忠厚老实心肠极好,村里好多生计艰难的人,都是他带到城里去谋生的。

娘一听儿子要出去学徒,当即坚决反对。她生下发财后,就一直没怀过孕,断定自己今生再也没有生育了,怎么舍得让儿子离开。

父亲说,“伢儿,想去就去试试,不行再回来。”

“不行,你真不晓得世事!学徒是要立约契文书画甲的,订下了时日就不能更改的呀!万一伢儿吃不消怎么办?”母亲仍然泪水汪汪地坚决反对。

“姆妈,你们不答应,我会偷去!”发财拗着头说。

“发财,你不听话……”此时,母亲想到人家有钱人的孩子,十多岁还在父母怀撒娇,自己的孩子十岁就要离家谋生,泪水就夺眶而出,哽咽得说不下去。

父亲以苦笑掩饰内心的痛苦,虽然没话说,但脸色极难看。发财轻声说,“姆妈,你莫伤心,我吃得消,你不要替我愁!我会赚钱回来做屋……”

发财父母对视良久,双方以眼神表示让步。“伢儿,做屋的事就莫想,若能买几亩田,就为祖辈争光啰!”母亲为不凉孩子的心,随口提出这个希望。

正月初八凌晨,刺骨的北风刮得呜呜叫,蔚蓝天空仍闪烁着星光,朦朦亮的村巷里,几只饿狗凶猛地追赶着一只野猫。李发财默默地走出村巷,接过父亲手里的小布袋,布袋里面装着他的所有日用品。他们来到村口的樟树下,与四牙几个人会合。父亲和母亲站在四牙跟前,没有说话,但流下的泪水在星光下闪光。四牙冷得上牙敲下牙,瑟瑟地说了“你两放心”这句话,就朝大家一招手,“走吧……”

上路了,李发财朝父母扬扬手,见母亲双手捂着脸啼哭,扯长脖子嚷,“姆妈喂,你莫哭啰,我听你的话,会赚钱回来买田……”

稚嫩的童声,在凛冽的寒风中,颤抖着传到父母耳中。

 

几张照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 

潭步镇地处清阳、永城、鹿淦三县交界的閤皂峰山脚,是与县城清阳镇同样繁华的集镇,有三条街,每条街都有好几家烟行。烟行的原料,是由专门推长车的脚夫用独轮车从万载、广丰等产烟地贩运来的上等烟叶。镇里最有名气的烟店叫“乐逍遥烟店”。它的独特之处,是榨烟,刨烟,包烟,卖烟全在烟店后面的三间大厅里进行,烟店的格局与普通的店铺也截然不同。就说卖烟的地方,乐逍遥烟店里,摆着六张长方形的小巧“品烟桌”,桌上放着店里出产的各种烟丝,备有乌竹黄铜镶嘴的烟管,香炉里整天燃着檀香,这是供品烟人点媒子用的。小桌旁的摇椅也是供品烟人坐的,到店里来买烟的烟客,握着发亮的烟管,眯缝着眼睛,坐在上下摇动的摇椅里吸一口烟,然后将烟雾运入肺腑,再慢慢将烟吐出来,品烟客神态悠然地看着袅袅上升的淡蓝色烟雾,觉得就是逍遥自在的神仙,因此,也有人称乐逍遥烟店为“逍遥烟馆”。除此之外,店里还备有“小麻丸”、“如意条”、“香茶饼”、“油麻籽”等十几种地方特色茶点,凭借这种特殊的招待,吸引来大批县内外客户。

乐逍遥黄烟店,有十八张烟刨,每天最少能刨烟丝二百斤,所刨的烟丝,分一级二级三级三种。店里还有一种特殊烟,叫“乐逍遥黄烟”,它的特殊之处,就是在榨烟的时候,掺入一定比例的滋补植物,如肉从蓉,人参等多种提神生津的中药。有烟店想仿照,但最终没有掌握真正的成份和比例,达不到“乐逍遥黄烟”的品位。这种烟除供本店零售外,主要是批发给高档青楼和酒肆,因此,远到南京、广州等大口岸的大老板,近到县城清阳镇和乡镇的有点声望的商贩,都会来进货。

乐逍遥黄烟的零售店也只一间门面,这是供零散小客户选烟的地方。临门口摆着好大的木案板,上面除放有二级三级烟,还有入不了级的等外烟丝。只要买烟的人指明烟的样品,伙计就迅速将客人所要的烟称好,然后灵巧地用黄色草纸包成三菱形,看上去非常舒服。

李四牙果真是清阳镇许多老板信得过的人,他将李发财介绍给烟店老板孙震南,孙老板二话没说就同意。

李发财来到乐逍遥烟店,孙老板见年龄这样小的孩子来学徒,也感到惊讶,但看到他那幅精灵模样,就微笑着说,“你这个小把戏来学徒,那就先到门面学站店吧。”

在门面卖烟叫“站店”,是烟店里最轻松的事,但是,除吃三餐饭,要从早上一直站到关店门,不仅中间不准坐凳子,还要对路过的人报之以微笑,这是老板孙震南一条奇怪而死硬规定。孙震南经商有术,他并不是看重门面的这点营业收入,而是以此树立“乐逍遥烟店”与众不遇的特殊形象。就是这个很呆板的规定,赢得了无数客户的敬重和青睐。然而,也是这条刻板的规定,几名到店里来的小伙计,被孙震南婉转辞退。

李发财真是“站店”的天才,到店里才一个多月,就完全融入烟店奇特的气氛,腰酸腿胀他一点也不在乎,对路过的人微笑相视。小孩子这种很投入的笑容,显得天真烂漫,非常自然也十分感人,从店门经过的人,也放慢步子,以颌首微笑还礼。那些会抽烟又不想现在买烟的人,就像被吸铁石吸了过来,鬼使神差地走近案板,叫一声“细伢崽,来三两烟……”将衣袋中的钱拿出来买乐逍遥的黄烟。

孙震南暗暗察看了几天,越看越高兴,越看越觉得这个乡村孩子是做生意的好材料,格外喜欢他。有一次,孙老板抚摸着他的小脑袋问,“小把戏,你长大后赚了钱做什么?”

李发财立即昂起脑袋回答,“孙老板,我赚了钱就回家买田孝敬娘爷!”

“好哇,农家就是要有田地,小把戏好好学徒吧!”孙老板很满意孩子的回答,诚心鼓励他。

这天,李发财歪着小脑袋,笑眯眯地向孙老板提出要学刨烟。这话一出口,就把孙老板笑得肚子疼,他想,这孩子也太不懂事啦,怎么会看上苦力活哩?可是,笑过之后,他突然觉得这个孩子很特殊,板着脸问,“小把戏,你不知道刨烟很累吗?”

“孙老板,刨烟是好累,但听师傅们说,刨烟师傅的工钱最高,我要多赚钱……”李发财将心里话掏给孙老板。

“哟嗬——你要多赚钱,孩子,你赚了钱去做什么哩?”

“上次我对老板说过啦,我要赚钱买田孝敬娘爷。我家世代冇田,租人家的种,好谷都交给东家,留下‘二口谷’,我就是想家里不租田……”李发财将自己知道的赚钱理由,全对孙老板说了。

孙震南被李发财的话震惊了。他还没见过这样小年纪的人,就有振兴家族的理想,敬佩和疼爱之情油然而生,立即满足他要求,“小把戏,你想学刨烟,就去试试吧……”

刨烟是个极苦的差事。孙老板有意磨炼发财,让他参与整套榨烟工艺。“掌作”师傅把烟叶捋得平平展展后,再一片一片地取出叶梗,然后将纯叶子齐整整地码起来,夹在长方形的夹子里。为夹得更紧,要在夹子两头打进木楔子。李发财的头一件事,就是用榔头使劲捶木楔子,将烟夹子里的烟叶瓷实,这叫榨烟。李发财个子小,只好站在凳子上,鼓着腮帮抢木锤,下狠劲地甩锤。孙震南被他天真而认真的样子吸引住了,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,时不时给他温柔的指点。当然,小孩子的力气太小,他榨的烟达不到标准,须要大师傅加工。被瓷实的烟叶叫“烟砖”,比木头还硬得多。“烟砖”要经过两三个月的“去湿”和“油化”才能上架刨烟。

李发财刨烟,是烟店的一道风景,只见他两条小腿夹紧烟夹,双手握着长刨的木柄,鼓起腮帮子往下推刨,烟丝就簌簌地落下来。在出烟丝的两侧面地上,放着竹簟,竹簟再垫牛皮硬纸板,待烟丝堆成一小堆时,便小心翼翼地取出来,齐齐整整地码放在案板上。

李发财悟性强,很快就成为刨烟能手。他刨烟时用力均匀,刨子推进的速度也均匀,刨出的烟丝特别整齐,烟丝长短齐整划一,烟屑很少。只有很熟练的刨烟工,才能刨出烟屑很少的烟来。烟屑越少,烟丝的等级越高,利润就越大。孙老板觉得这孩子是刨烟天才,非常高兴,对李发财高看一等。

一晃六年过去,年仅十六岁的李发财,成为乐逍遥烟店的“小掌作佬”,是潭步镇烟业史上一个奇迹。(以下就省略……)

几张照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
几张照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几张照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