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启蒙老师  

2014-09-10 14:31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启蒙老师

 

“发蒙”时,我很愚纯,懵懵懂懂。她教我的语文,用十分悦耳的声音教我们认“手,左手右手,一个人有两只手”,教我们读“工人是天,农民是地”的句子。我傻呵呵地只顾听她的声音,却不看黑板,会读了,但当她把“左”字和“右”字单独写在黑板上叫我单独认时,我却把左右两个字读错了。她就笑盈盈地走到我的位子旁,拉过我的左手和右手,分别在巴掌上写上“左”字和“右”字。我用巴掌带着两个字回家,反复读,终于记住了它们的正确读法和写法。第二天,她就问,“谁能到黑板上写左字和右字?”我立即把右手举得高高的,并用肘子在桌面上击了两下。她将右手朝前一伸,含笑说:“陈怀生同学,你来写。”我胸有成竹,大步走到讲台上。她一直带着笑 容,看着我笨拙地写了左右两个字。我放下粉笔时,发现她的目光盯在我右耳,她又在看我戴着耳环的耳朵,同学们沿着她的目光,也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耳环上,突然,“轰”的一声,大家笑了起来。我羞得满脸发烧,冲下讲台,坐到位子上,把头伏在桌上,哭了起来,喧闹的教室突然静下来,只有我的哭声。还没打下课铃,她就说:“大家学写字,象陈怀生一样,把左字、右字写好。”说着,她走下讲台,来到我的旁边,拉着我的右手,轻声说:“走,到老师办公室去。”我左手抹着泪,跟她到了办公室,只她一个人。她说:“刚才是老师不对,其实你戴耳环挺好看。”她托起我的下巴,啧啧两声,加上一句:“真好看!”我嘟着嘴,不吭声,心里在恨自己的耳环,在恨奶娘和祖母,就是她们让我戴这东西的。她摸摸我的头说:“快下课了,回教室去吧。听老师的话,不要怕同学们笑。”

    过了几天,她宣布我当副班长,我心里十分高兴,上课的时候,身子更端正了,目光集中在老师身上,这下糟了,她讲的内容我反而记不太清楚,她慈详的目光,灿烂的微笑,优美的手势吸引了我,下课前,她说:“陈怀生,下第三节课后,把听写本收好送到我办公室去。”我收好听写本,下第二节课后就抱着作业本去她的办公室。我猛的一推门,见她和他抱成一团,还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。开门声象木棒将她们打开,她们将眼光“唰”的一声投向我,但是,很快听到她银玲般的声音,“快进来,把作业本放在桌子上。”

我觉得好奇怪,她为什么要和他抱在一起,他是教我算术的老师呀,难道……她就是奶娘所说的“老婆吗?”我常常想问别人这是为什么,但不敢,因为我正背着“娶老婆”的包袱,问这事,人家首先会笑我。可是,我开始注意他们了。有一天,他把我叫到办公室,指着我的算术作业本问:“18减去8会得1吗?”我回答说:“会呀,”说着,用手指将18中的8字遮起来,解释说:“老师你看,这个8字没有了,不是剩1字么?”我的话刚说完,他们大笑起来,她还弯着腰笑了很久。他突然止住了笑,厉声问:“有你这样做减法的吗?笨死了!”从他们的状态,我知道自己错得出奇,低下了头,马上就要哭了。她猛地冲向他,推了他一把:“你怎么这样说孩子,他这种做法很天真嘛!”她托起我的下巴,用另一只手掏出手帕,帮我抹掉泪水。她吩附他说:“给孩子再讲一遍!”他笑了,把我拉到身边,轻声细语地教我怎样做减法。从那以后,他常常把我叫到办公室,给我补课,常常不及格的算术终于及格了。

我一直奇怪着他与她的关系,但从不敢向别人探询,我们的教室与办公室只隔一道板壁,板壁没有连着天花板,只要站在桌子上,就可以看到办公室的老师。顽皮的同学,经常会站到桌子上,偷看老师的行动。有一次,同学偷偷告诉我说:“算术老师骂语文老师……”我急忙问:“骂她做什么?”同学说:“算术老师说,你混账!怎么迟到?”我知道了,算术老师是校长,他批评语文老师迟到。当时,我就觉得奇怪,两个人可以抱在一起,怎么迟一次到就骂人家呢?同学们偷看到的事,我有许多弄不懂,只觉得她们两人很奇怪。我读四年级的时候,听大人们说:“你们校长和老师结婚了。”不久,又听到一段顺口溜:杨国芳、肖建斌,关起门来把嘴亲。教语文、教算术,左手右手是一人。

这年冬天,因为书包的事,我生家里人的气。读一年级时,我没有书包,夹着两本书来来去去,读二年级时,祖母怕我把书掉了,将祖父留下的一条破夹裤找出来,左看右看,见左裤管有一节还完整,就剪了下来,用针线把一边缝上,再把一只烂纱袜剪成带子,缝在这截裤管的两边,这就是我的书包,我用这书包背了两年书,不知惹得多少同学嘲笑,说我“耳朵戴金环,身上背裤脚。”我吵着家里要换书包,那时,买个书包很不容易,母亲叫我将就着,我就气得不吃晚饭,第二天又不吃早饭,气嘟嘟地去上学。第二节课时,我的头发晕,倒在课桌下。我听到她大声对办公室那边叫:“快过来,陈怀生……”我觉得有人在给我喂热呼呼的东西,很甜,慢慢地,我醒过来了,我躺在他怀里,坐在床边,她半蹲着,用汤匙给我喂糖水。“这孩子是饿昏了。”他说,“你去煮两个鸡蛋,放一点挂面。”她走了,我躺在他怀里,他问我冷不冷,我说很冷。他帮我脱下鞋,又脱下自己的鞋,抱着我坐到床上,用被子包住我,他搂着我问:“不冷了吧。”我仍然觉得冷,但我说不冷了,他笑了。她端着热气腾腾的蛋和面来了,我很快吃下去,身上热了,也有精神了。我说:“我要回去。”她说:“慢点,我问你,为什么不吃饭?”我照实说了,她说:“书包不分好丑,只要能装书就行,听话,家里困难,不要吵着要这要那……”我一个劲地点头。

第二天,他把我叫到办公室,递给我一个半新不旧的书包,篮布的,也是手工缝的,但比我的裤脚书包好看多了。他说:“你杨老师不会裁剪,样子不好看,就用它背着吧。”我连声说“多谢教师”,他却说“不用多谢,只要将来有出自,我们就高兴……”我拿了书包就回教室,不等回家,就把书从裤脚书包里拿出来,装在扬老师缝制的篮书包里。

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的学习、生活遇到无数困难,但一想到杨老师和肖老师的期望,就勇敢地面对,直到胜利。

2008年,肖老师和杨老师,以七十八岁和七十九岁高龄先后去逝,给我留下永恒的记忆。

杨老师七十岁的时候,向我提了个要求,希望安排她到我“发蒙”的五里亭小学去看看。当时正是夏季,连降大雨,把去学校的路淹了。看着茫茫洪水,她扫兴地说:“我起这么个主意不容易,可惜天不成全,没办法,回去吧。”我说:“杨老师,我背你去。”背一个人淌几百米远的“水路”,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杨老师没推辞。我背着她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。我问:“杨老师,你担心吗?”她说:“担什么心,我最放心我的学生!”我心里热呼呼的,泪水夺眶而出。是啊,在老师心目中,学生是可以放心的,正是这种心态,他们才使无数学生获得尊严和信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