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1950年的樟树镇  

2015-08-15 15:15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一位老人的记忆

1950年樟树镇

(所附图片拍摄于2010年)

 

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
 
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1950年的樟树镇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樟树在赣江东岸、袁水与赣江合流处。战前连接赣湘的铁路(浙赣路向西延伸衔接株萍路而成)通过分宜,也通过樟树。

樟树是江西四大名镇之一,地方虽小,却有大宗交易,五方杂处,过往的旅客熙熙攘攘。以药材著称,实则附近并不产药,不过是药材的集散地。药不过樟树不灵,据说,清江人(樟树属清江县)对炼制药材特别富有经验技巧。他们的祖传秘诀,是不肯轻易传授外地人的,他们把药材饭碗保持得很牢。邻近地带的土产,也在这儿不断地交换、吐纳。

樟树外表的形象,只不过是一个封建落后的大集市。镇里最热闹的,是一条自东到西的直街。没有什么好的建筑,更没有什么名胜古迹,也没有人工造成的公园假山,却不能算是枯燥的地方,它的一些所在景物天成,如码头、长堤、东郊外的村庄田野及远处呈浅蓝色的大姑山,这一切,不曾经过人工的修饰,显出分外的朴素美。

大码头的石梯宽阔、整齐,有壮大的气魄。夕阳斜照,红霞泛满半天的时候,美丽的景致就到来了。站在石阶的高层,遥望赣江、袁水汇流处江水的浩浩荡荡,白帆点点,来来去去地混杂着,分不清哪是来船哪是去船。远远的水面上,白鸥在嬉戏,在自由自在地歌唱。近处,渔舟在巡弋,渔夫撒下了鱼网,正耐心等着鱼踪。停碇了的货船上,三五成群的船夫们在船头上卷起了裤脚衣袖,半坐半躺,喝着大壶的水酒。其中一个蓄有胡子的老大就借着酒劲发起议论,从盐米的涨价,谈到了抽壮丁,不一会又谈到了孙悟空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。船家女穿着褪了色的红裤,在船头一槌一槌地捣着衣服,头发被江风吹得像一丛乱茅草。看到出神的时候,渐渐斜照的余晖已不见了,天空有彩霞,也有暗云。它们在幻变,好像一幅活的多彩的图案,在不停地改涂着颜色。黄昏来到后,远处是朦胧的一片,朦胧的水,朦胧的天,《滕王阁序》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,借到这里来形容,也许算不得过分的夸张。

堤岸是可以入诗画的美景,杭州的苏堤、白堤,是多么地令人神往!走出买舟街,樟树也有长堤如带,一直延向野外。沿着堤岸缓缓地散步,看得到江流和白练小汽轮上的黑烟袅袅上升,还有飘呀飘呀的蝶儿似的帆影。也看得见远山一片青黛,近山一抹浓绿,峰峦像各种兽形禽影。堤岸附近是平坦的绿野,像天鹅绒似的大地毯:野地上疏疏落落的小平房,没有高楼大厦的盛气凌人,显得异常和蔼可亲。在堤上来往踯躅,既无市尘烦嚣的感觉,脱去了一日的疲劳,心旷神怡,襟怀舒畅。但小汽轮的一声声鸣叫,使人不至有如遗世而独立、走到陶醉自然而忘怀人生的那种境界。

长堤散步与大码头远眺,宜在黄昏时分。夜后散步的时间,最好安排在东郊外踏月。战时,樟树是邻近前方的商埠,已不复有以前的夜市,在市街上也没有消磨时间的所在。因此,踏月已不算是少数高雅人士独专的权利。三五成群的人们,或来或去,东郊已成为天然的夜公园。没有园庭阁榭,没有法国梧桐,甚至也没有野黄菊花,但僻静的陋巷、宽阔的公路、稀疏的屋舍,在月色下会像已然脱胎换骨般的可爱。月影婆娑,人影也妩媚可掬。从车站到公路口约一里路,若是三五知友,或者一对恋人,挽臂并肩地去来,笑着谈着歌唱着,只会觉得路太短。一个人踽踽而行呢,不妨在中途停下来,抚摸如茵的细草,仰对月姐而凝神。假如有什么心事,也不妨微微地叹息,轻声地独白。算月姐儿就是好友,倾诉一番,愁闷自然就很快地消逝了。不必怀疑有人偷听隐隐有声的独语,别人不会有干扰人和打听秘密的使命。晚风阵阵吹来,衣衫上有了薄凉,就加快脚步走回来。假若已经醉月飞觞地饮了点白干,脸庞上泛起了朵朵红云,身上有了微温的感觉,甚至脚步也有点儿摇晃,那情调又见得完全两样了。  
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