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又到城头  

2016-11-21 18:51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到城头

 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在我当民办办教师的15年间,政府批准不少民办老师转成了公办教师。但有许多附加条件,比如,只有吃商品粮的民办教师,才能转公办教师;有时,还“择优”转编,将那些有着良好“背景”的民办教师“择优”转编了……奖状和荣誉证书没有什么作用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珍视我的这些荣誉证书,它是我报答“人民助学金”的证据,没有人民助学金,我很难读完高中。人民助学金,是工人、农民的血汗钱。我用了他们的血汗钱,我要报答他们。

看来,我想从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很难了。后来,政府觉得民办教师曾经是农村教育的“脊梁”,他们为农村教育的延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因此允许他们通过报考中等师范的途径,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。有一天,校长兴冲冲地对我说,“陈老师,你去报考师范吧,你一定能考上!”我也自信有十分的把握考上师范。我教的学生就有许多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师范。何况我一直任教初中的物理、化学和数学?但是,我总觉得这是一种“捉弄”,不了解人民政府的难处。

这天晚上我想了一夜,觉得7口人吃饭问题十分重要,当作家不是一时一刻的事,我可以空着肚子写文章,我们的孩子、母亲能空着肚子吗?十分现实的问题是不容回避的。我开始笑自己太天真了。第二天我去报了名。考试的结果叫我大吃一惊:政治只考15分,语文也只有60分(语法试题基本上没得分),幸好由数学弥补了。我被录取了。

我们就读的“师范班”设在昌傅城头的中学里,老师也是这所学校的。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语文和数学老师都十分敬业,希望我们这些做了爸爸妈妈的学生多学一些本领。语文老师对语法十分感兴趣,他重新阅读了大量的语法专著,对中国几位语法大师佩服有加。语文老师的认真和博学,赢得了大家的佩服。我和语文老师不仅是师生关系,还是“酒友”,我经常与他对酌。有一次,我借着酒兴提出建议,“语法不必讲得如此细,要多讲实用的……”他容忍不了我的建议,用两个钟头的时间来说服我,我屈服于他的执着,点头认错。但我在心里说,老师啊老师,语法这东西的用处不是那么大啊!这种看法不是凭空生出来的,是我的实践结晶。我不懂语法,但我的语言并没有什么语法毛病,相反,那些可以将语法讲得条条是道的老师,却常常出现语病。我不能也不应该干扰语文老师了,何况他与其它同学,在共同研讨语法的过程中,获得了许多成就感。他们都在庆幸学了许多语法知识。可是。我在教室里实在坐不住,趁着酒兴,我向语文老师提出了“自学”的要求。我逼着他在酒力仍有威力的时候表态,他果然用手一挥说,“你自学去吧,太浪漫了!”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 

于是,我在老师的“特许”下,经常不到教室上课。那时,我心中十分烦恼。妻子也是民办教师,四个孩子最大的10岁,小的才4岁,还有几亩“自留田”。我离开家读书,真有点“不顾一切”的味道。排遣烦恼的好办法,就是喝酒。于是,我喜欢上了城头那小酒店。小酒店是“国营”的,我去的次数多了,就引起人家的注意。那个中年职工问及此事,“同志,你在昌傅工作?”我有点虚伪不愿回答。但见她一脸的热情,不忍心冷了人家,便含糊地回答,“读书,在读书。”“哟,你还在读书!”三四个女店员一齐将目光投向我。我猜她们在心里说,这人真混,昌傅又没大学,读什么书?我清她们舀来了烧酒,这是昌傅产的土烧酒,酒力不大,还有点呛咽喉 ,我每次6两,大半蓝边碗。下酒的是卤猪头肉,每次三两。我之所以能维持这种“享受”,是因为一个同学每月支持我6块钱伙食费(他再三强调要‘专款专用’)。慢慢地,这些职工对我产生了好感。在城头这个偏僻的山乡,这样悠哉游哉喝酒的人太少了。我为他们创造了一道风景。吸引来当街的不少人。他们也有学着我的,切一盘卤猪肉,舀半碗烧酒,坐在小方桌前慢慢品味。“你贵姓?”女店员终于开口问我了。她三十多岁,长得丰满却不失风采,穿着白衣服,衬得她的脖颈很白润。她的眉宇间很宽,微微上翘的眉毛,会让人觉得她在笑。“我姓陈,耳东陈。”我回答。我以为她会刨根问底,但没有。她是不是猜到了我的尴尬不好再问,我无法清楚。但她一直没问我其他问题。我发现,我几乎是定了量的酒和卤猪肉,从此明显多了不少。我知道,她同情我了。

喝了酒,就到城头山上去转悠。山上是重重叠叠的坟墓,有的墓被社员挖开,取出里面的坟砖和没完全腐烂的棺木,用来建猪圈。有几处塌陷的地方,显出两层的坟墓。这景象太感人,那两层的坟墓,是两个朝代的人吗?他们仅隔着不到半米深厚的土,历史真是太沧桑,人真的太渺小。我就更渺小,要不然,怎么会抛下那么多孩子,到这里来吧读“师范班”呢?如果人真正有力量,像我这样的人,就应该在课堂上认真教孩子们,就应该在家里认真扶养孩子……我面对双层墓穴,轻声问:你们有过这样的经历吗?我的问话换来的是小鸟的叫声,它们朝着一棵大樟树飞去,那儿可能是它们的家。

看够了“双层墓穴”,便走下山坡,朝机耕道的深处走去。机耕道弯弯曲曲地逶迤于田畴之间,这里一马平川,有“万担垅”之称。极目远眺,是黛青色的山,山峰像巨斧劈过,陡峭得像一堵高墙。我因此极尽自己的想象,猜高墙那边是否有人,都是些什么人,有没有我这样丢下家人不管,在山坡上,在田垅里胡思乱想的人,我可能是个特殊的人吧。

城头酒店,经常使我产生稀奇古怪的念头。这些毫无实际意义的念头,常常令我兴奋。因此,我觉得同学们很苦。他们最好的时光,成为语言专家教授们各种“猜想”的殉葬品。事实证明,我这些可爱的同学,在城头学到的“最新语法”知识,在以后的教育教学中,没有发挥多少作用,得到的收获与付出的精力太不成比例了。

有人称我是语文老师的“高足”,这却说到了他的心上,他敬重勤于思考的人。我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思想家。我这个尊敬的老师,会扳着我的肩说,“你呀,怎么就不早30年出世啊?”我问为什么。他回答,“你会思索。”我反问他,“为什么会思索就要早出生30年?”他回答:“那是需要思索的时代。”老师的话我至今没明白,而且永远不会明白。因为,我尊敬的老师因积劳成疾,英年早逝。现在,我要对他说一声“对不起”,我没有好好听他讲语法课,但我永远理解不了这句话。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如今,城头已建成一个繁华的乡镇,那所曾办过“师范班”的昌傅中学,也成为全市有名的农村示范性初级中学。

2009年,我们当年上课的教室还在,寝室还在,它们被高大茂盛的法国梧桐掩盖着,显得十分的安静,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。

这些树下,曾经是敖海龙等优秀学生温习功课的地方,我也在树下享受她们赐予的清凉,是一个很有关灵气的好场所。在这排平房教室中,还留下了极有趣的故事,这些故事,可以使后来者更珍惜自己的年华。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又到城头 - 江樟教 - 0795chs 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