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组原创小小说  

2017-02-17 16:35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创小小说

 

局机关各个科室的科长的确是着了魔,都关起办公室的门来,日夜开着计算机,说是寻找学习资料,其实是在潜心炒股。近年来,这十几个年轻人,只要在一起,就议论有关股市的问题。今天,刘科长一脸不屑地来到吉科长办公室,将门关上,小声说,“那个蠢子真没药治,连老婆骂他也不去……”
    
局外人听不懂刘科长的话。他所说的蠢子,就是刁科长刁长远。说他没药治,是因为他手中有钱不去炒股。刁长远老婆有几次来到局里,请刘科长他们带着丈夫买“基金”,几位科长都说大家是兄弟,会尽力提携,可是,刁长远就是死死抠着几万块钱不愿去股市。昨天刁长远的老婆发怒了,当着许多人的面骂丈夫是守财奴,是天下第一号蠢子……说来也是,全局十三个科室的科长,除刁长远,十二名科长在股市都赚了二万以上,整个局机关弥漫着发了财的喜气,谁不会眼红?
    
在别人看来,刁长远的日子真的不好过,局里,上上下下的人见到他就笑,谁都知道这些笑容的含意。家里,妻子总是无事生非地数落他,怪他没去炒股,放着容易赚的钱不去赚,没有拼搏精神,是实足的胆小鬼,跟着这种人只有受穷。
    
然而,刁长远也在暗中笑赚了钱的科长们,笑他们自作聪明鼠目寸光。
其实,刁长远也不轻松,因为他瞄准的这个目标,远比股市的变动激烈。在局机关,论条件他的最差,如今所谓的条件,就是“背景”。刁长远除了头脑灵活,工作能力强就没有其它优势。但是,奖状、荣誉证书、业绩都成不了升迁的条件,升迁的硬条件是要有人提携。按刁长远的条件,连坐在科长的位置上也要小小心心。不过,这股炒股之风,给他带来了好机会。十二个“脊筋”很硬的科长股迷心窍,将聂局长的年龄忘记了,聂局长去年五十二岁了。
    
除了聂局长本人,只有刁长远一直牢牢记着五十二这个数字。聂局长认为,这个数字对他来说是一道门坎,再长一岁就是真正的百姓了。这个数字也是一块试金石,它将考验一些人……可是,令聂局长气愤的是,那些口口声声感谢他的科长们,认为他要退职了,都忙着去炒股,连他的门都不踏一下。还好,这个他一直看不太起的刁长远,在一年的时间里,先后塞给他四万多块钱。这个数字对他来说很小,但在被人遗忘的时期,这个数字显得很亲切。
    
这天,刁长远的妻子又沉不住气了,闯进刁长远办公室,门也不关,气愤地说,“刁长远,把那四万块钱拿来。你怕鬼我不怕,现在基金牛得死,你把钱拿出来,我去买基金……快拿钱来!”刁长远压低声音说,“我们不买股好不好……”“不行不行……”妻子不容刁长远解释,厉声说,“快拿出来,这些钱也有我的份……”叫喊声招来了几乎局里的所有人,大家都责怪刁长远不该如此独断专行,把钱抠得这么死。这么一来,女人更来神了,竟然将刁长远推倒在地。
    
这时,聂局长闻讯来到刁长远的办公室,一问是为买股的事,又见刁长远坐在地上,奇怪地问,“刁科长,你就拿点钱让夫人去试试手气也好……”刁长远真是有苦难言了,他突然认为又是一个机会来了,很快想出了个故事,立刻泪流满面地说,“聂局长啊,我父亲住院用去六万多块钱,四万多是我出的呀,还借了人家二万多块……”谁知,女人一听,竟发疯似地扑向刁长远,骂道,“你这该死的,瞒我着出这么多钱,你们三兄弟五姊妹,难道一个父亲病了其它几个就不管吗?你这不顾家的鬼东西……”
    
站在一旁的聂局长心里一阵激动,看着地上的刁长远,默默地说,“小刁,万分感谢你对我的尊重……你炒的是‘心股’啊,我这个位子是你的啦!”
    
还没过二个月,组织部门来了通知,聂局长退居二线,任本部门调研员,不用上班了。第二天,组织部一位同志来宣布,刁长远接任聂局长的位子。这天下午,局里召开全体人员会议,一是欢送聂局长,二是祝贺刁局长主持工作。会上,聂局长深情地说,“……局里的一套办公用品都还是十多年前的,如今该换了,否则太显得落后啦……我这个下马的局长就提这个建议……”与会人员都拍手称是。
    
第三天,一位商人来到刁长远办公室,俏俏说,“整个大楼重新武装要八十万,我们公司让利于你们,只收六十万。”商人说到这里,瞧了瞧门口,压低声音说“二十万回扣是你的……”

刁长远心里像灌进了蜜糖,嘴里跳出“炒股……”一句话来。

 

卢总招工

 

石菜佬是永红化工厂的工人,因长期与硫化物打交道,得了怪病,一到晚上就咳,一咳就要起来走动,而且要喝点烧酒才能慢慢安息下来。

虽然厂里的安保人员很喜欢他,有人却给他“柴油机”这个外号。

那年,老实巴交的石菜佬,因家庭经济很困难,一时迷惑,偷了厂里几桶高级油漆,结果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,这样一来,他的外号由“柴油机”降级为“废物”。

永红化工厂最终经受不住激烈的市场竞争,凄然破产了,两百多员工,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下,陆续找到新的工作岗位,最后只剩下老梅、老巴和“废物”三个人。

老梅是副厂长,老巴是人事科长。他们在任上时,利用厂里的经费,不仅都弄到了本科学历,还有诸如“化工学会理事”之类的头衔。所以,上级领导担心地说,永红化工厂破产后,最叫人担心的是石菜佬这个“废物”。

如今,“废物”真的走到了绝境,家里吃饭的人不少但赚钱的不多。这天,他将一瓶珍藏多年的酒拿出来,准备去找找门路,出门没走多远,小学同窗肖斯仁碰到他就问,“菜佬,你还好吗?”然后瞄着他手中的酒瓶,笑眯眯地叨念着“哟——古贝春……你这是——”

“废物”凄凉地回答,“哎,上哪儿好啊,全厂两百多人都就了业,只怨他自己当年不争气……我也想找找门路……这瓶酒还是你19726月送给我的,家里就算这瓶酒值点钱……”

肖斯仁是个小文人,很了解石菜佬,认为他是个地道的菜佬人,那次失足成为他的千古恨,早就知错悔改了。肖斯仁说,“菜佬,如今想用一瓶好酒打开‘后门’,真是笑话!你莫急,如有招聘广告,你告诉我一声。”

这天,市电视台播出了永安物流公司招聘一名保安部长的广告,“废物”便提着这瓶“古贝春”去找肖斯仁。

肖斯仁看了“废物”的自荐表说,不行,还得加上一句话,于是替他在表上写上:患有晚上咳,一咳就要起来走动的毛病,曾经是工厂得力的保安人员。“废物”说,亏你还是文人,这样写了,人家还会聘用我吗?再说我也没当过保安呀!肖斯仁回答,当年,厂里的保安不是很喜欢你吗?你听我的,不会错。

“斯仁,这瓶酒还给你……”石菜佬苦笑着说。

肖斯仁禁不住泪水盈眶,心酸地说,“菜佬,你留着吧,待你找到工作我们一起喝……”

第二天,“废物”来到永安物流中心。想不到老梅、老巴早已来了,三个人都将自荐表交了上去,办公室一位同志说,请三位稍等,我们研究研究。

等了好一会,老梅突然说,他没烟了,去买一盒。他出门后便拐到办公室,对主持人说,那位老石原是我们厂的病号,是“废物”。老梅回到原地,撕开一包没开封的香烟,抽出一支点燃。

过了一会,老巴说,我早上喝多了稀粥,要去小便。他出门后也拐进了办公室,对主持人说,那位老石人不错,就是有病,还有过前科,大家说他是“废物”。老巴回到原地,赞叹说,这个公司真气派,连厕所里都洒了香水。

半个钟头过去了,主持人出来说,老石同志进来一下,其他两位同志可以回去忙了。

老梅老巴对视良久,悻悻地走了。

“废物”出办公室时,仍然是一脸的惊讶。按照办公室人员的要求,回家准备第二天到永安公司上班。

“废物”一走,办公室就有人问,“卢总,怎么不用厂长科长用‘废物’?”

卢总回答,“石菜佬不是‘废物’,是我们公司用得着的人才!”

办公室人员又提醒说,“卢总,他还有过前科……”

卢总一脸通红,有些尴尬地说,“请你们别忘记,我也是有过前科的人……”

办公室人员默默地点头,以敬佩目光看着卢总,然后请示,“卢总,老石的工资怎么定?”

3500元,再给他买个社保。”卢总很果断地回答。

办公室人员愕然,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地说,“这么高?”

卢总拍拍办公室人员的肩膀说,“老石家里十分困难,莫说他来替我们工作,我就是纯粹帮他也应该,哎——说句实话,我当年不是好心人帮一把,哪里会有今天?”

卢总见大家点头,又深情地说,“你们也知道,我就是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忏悔我的过失,为社会多做点贡献……”

 

馊主意

门卫老穆经常在我面前抱怨工资太少,我替他向领导提了几次增资请求,领导很生气地说,“他嫌工资少就要他到别处高就去!”我知道老穆不敢走,他没背景没门路,在这小城没背景没门路的人寸步难行。老穆的长吁短叹,获得许多人的同情,给他出了不少变相的增收点子,比如用机关的电煮全家的饭,烧全家的开水,用机关的水洗全家的衣服等等。老穆说这样做有点像贼,宁愿穷也不这样做。

这天,我见老穆抱着一摞报纸,看上去都还是新的,却要往贮藏室放。我这才想起来了,这些年来,凡是有资格放报纸的办公室,其实没人愿看报纸。所以整个机关三十几种报纸刊物,在办以室呆几天就完成了它的使命。我见身体单薄的老穆不停地咳着,心里很难受,早就想帮助老穆,作为单位的秘书,只能同情同情而已。老穆抱着新报纸进贮藏室让我眼前一亮,眉毛一扬,叫老穆到我办公室去。

没想到老穆说这是馊主意,我怀疑他有点蠢。

但是,老穆还是按我说的去操作。虽然比以前更忙了一些,但精神状态很不错。

年终到了,机关照例要将全年的废报刊卖掉,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可是,待老穆把贮藏室的门打开时,站在门口的总务主任发怒了,严厉质问老穆,“你怎么将报纸都弄皱了,刊物也掉了封面,这样能卖到好价钱吗?”

总务主任将此事反映到领导,领导说,“这个老穆早就嫌工资低,就让他走人吧!”

我觉得害了老穆,要向领导承认是我出的馊主意,他却怕把问题闹大连累我,叫我千万别张声,伤心地卷铺盖回家。

县里年终检查街道文化工作开展情况,发现东风巷有一家“读报屋”。检查人员喜上眉梢,觉得这是个难得的好典型,决定对此大书特书。于是派出撰稿高手,先采访“读报屋”的主人,结果扑了个空。问隔壁的居民,居民说开“读报屋”的穆三根前几天挟着铺盖回家后,告诉大家说不再办下去了。另一个居民说,一年来,东风巷许多人养成了到“读书屋”看报聊天的习惯,因此,大家都劝他办下去,并愿意增加“阅读费”。撰稿高手还了解到,老穆办这个“读报屋”每月有二百多块钱的进项,家里的生活改善了不少,没想到他会突然不办了。撰稿高手不愿听这类细节,很快写了一篇题为《一个读报屋,影响一条街——东风巷文化建设见成效》的新闻稿,地区报刊登后,省报又刊载了。县里决定表彰“读报屋”的创始人,并推广东风巷的作法。

组织下了决心的事,没有办不到的,宣传部门的人员终于找到开“读书屋”的穆三根。干部开门见山地问老穆,“你怎么会想到办这个‘读书屋’?”老穆回答说,“赚点钱补贴家里。”宣传干部笑笑再问,“谁支持你这样做?”老穆想了想才说,“是机关的程秘书,他让我将机关过期的报刊拿来,放在‘读书屋’,供大家看,看过后仍拿回机关卖……”

宣传干部来到我们机关,找到我询问东风巷“读书屋”的事,长期与文字打交道的我,很快知道怎么说最好。我说,“老穆对情况不太了解,是我们机关领导,为了帮助东风巷宣传党的方针政策,传播文化科学知识,活跃居民文化生活……从紧张的经费中挤出资金,给东风巷订了三十多种报纸刊物……请穆三根同志负责办了这个‘读报屋’……”

没几天,几种报纸上出现了题为《报纸传递的真情——ХХХХ机关的作法值得大力推广》的通讯报道。

第二年年初,县里召开三级干部大会,我们的机关领导以《多一份真情,多一个心眼,多一点热情,为建设和谐社会而努力奋斗!》为题,在大会上作典型发言,介绍帮助东风巷街道开展文化工作的情况。他的发言不仅事例生动,而且很有操作性,令人佩服,很有教育推广意义,特别是他说的“作为一个机关,有义务也有责任帮助街道开展社会主义文化建设,再穷也要挤出资金扶持他们”这些话,博得与会人员十多次热烈的掌声。

新年伊始,全县各部门、各机关都以我们机关为榜样,对口扶助街巷建立文化室、读报室,整个县城的文化活动比以前活跃多了。上级有关部门看中了这个经验,决定上报并在全市推广。三月,我们机关被评为先进单位。五月,我们机关领导受到提升一级的嘉奖。八月,我也由机关领导力荐到另一个部门任第五把手,负责后勤工作。九月,我将穆三根请去当门卫,工资是以前的二倍半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