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0795chs 的博客

回忆往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8年出版发行长篇小说《苏家庄屋》,樟树市文化馆组织30多名文学爱好者座谈,中国文化报“文学评论”版以《心灵的梳理》为题,对这部长篇小说进行全面评论。这些评论让我深深地感到,创作严肃、积极向上的文学作品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因此写作热情更高。随后完成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这两部长篇小说的定稿工作。《苏家庄屋》、《古镇情仇》、《大脚千金》是我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,也是心血结晶,被文学友朋们称为“人性三部曲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一组原创小小说  

2017-05-16 07:11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江樟教《一组原创小小说》

 

 

原创小小说

炒  股__ 2

馊主意__ 4

卢总招工__ 7

检举信__ 10

托 付__ 13

夺命蛋糕__ 16

  股

局机关各个科室的科长的确像是着了魔,都关起办公室的门来,日夜开着计算机,说是寻找学习资料,其实是在潜心炒股。近年来,这十几个年轻人,只要在一起,就议论有关股市的问题。今天,刘科长来到吉科长办公室,将门关上,一脸不屑地说,“那个蠢子真没药治,连老婆骂他也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局外人听不懂刘科长的话。他所说的蠢子,就是刁科长刁长远。说他没药治,是因为他手中有钱不去炒股。刁长远老婆有几次来到局里,请刘科长他们带着丈夫买“基金”,几位科长都说大家是兄弟,会尽力提携,可是,刁长远就是死死抠着几万块钱不愿去股市。昨天刁长远的老婆发怒了,当着许多人的面骂丈夫是守财奴,是天下第一号蠢子……说来也是,全局十三个科室的科长,除刁长远,十二名科长在股市都赚了二万以上,整个局机关弥漫着发了财的喜气,谁不会眼红?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刁长远的日子真的不好过,局里,上上下下的人见到他就笑,谁都知道这些笑容的含意。家里,妻子总是无事生非地数落他,怪他没去炒股,放着容易赚的钱不去赚,没有拼搏精神,是实足的胆小鬼,跟着这种人只有受穷。

    然而,刁长远也在暗中笑赚了钱的科长们,笑他们自作聪明鼠目寸光。

其实,刁长远也不轻松,因为他瞄准的这个目标,远比股市的变动激烈。在局机关,论条件他的最差,如今所谓的条件,就是“背景”。刁长远除了头脑灵活,工作能力强就没有其它优势。但是,奖状、荣誉证书、业绩都成不了升迁的条件,升迁的硬条件是要有人提携。按刁长远的条件,连坐在科长的位置上也要小小心心。不过,这股炒股之风,给他带来了好机会。十二个“脊筋”很硬的科长股迷心窍,将聂局长的年龄忘记了,聂局长去年五十二岁了。

除了聂局长本人,只有刁长远一直牢牢记着五十二这个数字。聂局长认为,这个数字对他来说是一道门坎,再长一岁就是真正的百姓了。这个数字也是一块试金石,它将考验一些人……可是,令聂局长气愤的是,那些口口声声感谢他的科长们,认为他要退职了,都忙着去炒股,连他的门都不踏一下。还好,这个他一直看不太起的刁长远,在一年的时间里,先后塞给他四万多块钱。这个数字对他来说很小,但在被人遗忘的时期,这个数字显得很亲切。

这天,刁长远的妻子又沉不住气了,闯进刁长远办公室,门也不关,气愤地说,“刁长远,把那四万块钱拿来。你怕鬼我不怕,现在基金牛得死,你把钱拿出来,我去买基金……快拿钱来!”刁长远压低声音说,“我们不买股好不好……”“不行不行……”妻子不容刁长远解释,厉声说,“快拿出来,这些钱也有我的份……”叫喊声招来了几乎局里的所有人,大家都责怪刁长远不该如此独断专行,把钱抠得这么死。这么一来,女人更来神了,竟然将刁长远推倒在地。

这时,聂局长闻讯来到刁长远的办公室,一问是为买股的事,又见刁长远坐在地上,奇怪地问,“刁科长,你就拿点钱让夫人去试试手气也好……”刁长远真是有苦难言了,他突然认为又是一个机会来了,很快想出了个故事,立刻泪流满面地说,“聂局长啊,我父亲住院用去六万多块钱,四万多是我出的呀,还借了人家二万多块……”谁知,女人一听,竟发疯似地扑向刁长远,骂道,“你这该死的,瞒我着出这么多钱,你们三兄弟五姊妹,难道父亲病了其它几个就不管吗?你这不顾家的鬼东西……”

站在一旁的聂局长心里一阵激动,看着地上的刁长远,默默地说,“小刁,万分感谢你对我的尊重……你炒的是‘心股’啊,我这个位子是你的啦!”

还没过二个月,组织部门来了通知,聂局长退居二线,任本部门调研员,不用上班了。第二天,组织部一位同志来宣布,刁长远接任聂局长的位子。这天下午,局里召开全体人员会议,一是欢送聂局长,二是祝贺刁局长主持工作。会上,聂局长深情地说,“……局里的一套办公用品都还是十多年前的,如今该换了,否则太显得落后啦……我这个下马的局长就提这个建议……”与会人员都拍手称是。

第三天,一位商人来到刁长远办公室,俏俏说,“整个大楼重新武装要八十万,我们公司让利于你们,只收五十六万。”商人说到这里,瞧了瞧门口,压低声音说“二十四万回扣是你的……”

刁长远心里像灌进了蜜糖,嘴里跳出“炒股……”一句话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馊主意

门卫老穆经常在我面前抱怨工资太少,我替他提了几次增资请求,领导很生气地说,“嫌工资少就要他到别处高就去!”我知道老穆不敢走,他没背景没门路。老穆的长吁短叹,获得许多人的同情,给他出了不少增收点子,比如用机关的电煮全家的饭,烧全家的开水,用机关的水洗全家的衣服等等。老穆说这像贼,宁愿穷也不做。

这天,我见老穆抱着一摞报纸,看上去都还是新的,却要往贮藏室放。我这才想起来了,这些年来,凡是有资格放报纸的办公室,其实没人看报纸。所以,机关三、四十种报纸刊物,在办公室呆几天就完成使命。我见身体单薄的老穆不停地咳着,心里很难受,作为单位的文书,只能同情同情而已。老穆抱着新报纸进贮藏室让我眼前一亮,发现了门路,叫老穆到我办公室去。

没想到老穆说这是馊主意,我怀疑他有点蠢。

但是,老穆还是按我说的去操作。虽然比以前更忙些,但精神状态很不错。

年终到了,机关照例要将全年的废报刊卖掉,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可是,待老穆把贮藏室的门打开时,站在门口的总务主任发怒了,严厉质问老穆,“你怎么将报纸都弄皱了,刊物也掉了封面,收购站会打折扣的!”

总务主任将此事反映到领导,领导说,“这个老穆早就嫌工资低,就让他走人吧!”

是我害了老穆,要向领导承认是我出的馊主意,他却怕把问题闹大连累我,叫我千万别张声,默默地卷铺盖回家。

县里年终检查街道文化工作开展情况,发现东风巷有一家“读报屋”。检查人员喜上眉梢,觉得这是个难得的好典型,决定对此大书特书。于是派出撰稿高手,先采访“读报屋”的主人,结果扑了个空。问隔壁的居民,居民说开“读报屋”的穆三根前几天挟着铺盖回家后,告诉大家说不再办下去了。另一个居民说,一年来,东风巷许多人养成了到“读书屋”看报的习惯,因此,大家都劝他办下去,并愿意增加“阅读费”。撰稿高手还了解到,老穆办这个“读报屋”每月有二百多块钱的进项,家里的生活改善了不少,没想到他会突然不办了。撰稿高手不愿听这类细节,很快写好题为《一个读报屋,影响一条街——东风巷文化建设见成效》的新闻稿,地区报刊登后,省报又刊载了。县里决定表彰“读报屋”的创始人,并推广东风巷的作法。

组织下了决心的事,没有办不到的,宣传部门的人员终于找到开“读书屋”的穆三根。干部开门见山地问老穆,“你怎么会想到办这个‘读书屋’?”老穆回答说,“赚点钱补贴家里。”宣传干部笑笑再问,“谁支持你这样做?”老穆想了想才说,“是机关的程秘书,他让我将机关过期的报刊拿来,放在‘读书屋’,供大家看,看过后仍拿回机关卖给废品收购站……”

宣传干部来到机关,找到我询问东风巷“读书屋”的事,长期与文字打交道的我,很快知道怎么说最好。我用深沉的口吻说,“其实,老穆同志对情况不太了解,是我们机关的领导,为了帮助东风巷宣传党的方针政策,传播文化科学知识,活跃居民文化生活……从紧张的经费中挤出资金,给东风巷订了三十多种报纸刊物……请穆三根同志负责办了这个‘读报屋’……”

第二年年初,县里召开三级干部大会,我们机关领导以《多一份真情,多一个心眼,多一点热情,为建设和谐社会而努力奋斗!》为题,在大会上作典型发言,介绍帮助东风巷街道开展文化工作的情况。他的发言不仅事例生动,而且很有操作性,令人佩服,很有教育推广意义,特别是他说的“作为一个机关,有义务也有责任帮助街道开展社会主义文化建设,再穷也要挤出资金扶持他们”这些话,博得与会人员十多次热烈的掌声。没几天,几种报纸上出现了题为《报纸传递的真情——ХХХХ机关的作法值得大力推广》的通讯报道。

新年伊始,全县各部门、各机关都以我们机关为榜样,对口扶助街巷建立文化室、读报室,整个县城的文化活动比以前活跃多了。上级有关部门看中了这个经验,决定上报并在全市推广。三月,我们机关被评为先进单位。五月,我们机关领导受到提升一级的嘉奖。八月,我也由机关领导力荐到另一个部门任第九把手,负责后勤工作。九月,我将穆三根请去当门卫,工资是以前的二倍半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卢总招工

 

石菜佬是永红化工厂的工人,因长期与硫化物打交道,得了怪病,到晚上就咳,一咳就要起来走动,而且要喝点烧酒才能慢慢安息下来。

虽然厂里的安保人员很喜欢他,有人却给他“柴油机”这个外号。

那年,老实巴交的石菜佬,因家庭经济很困难,一时迷惑,偷了厂里几桶高级油漆,结果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,这样一来,他的外号由“柴油机”降级为“废物”。

永红化工厂最终经受不住激烈的市场竞争,凄然破产了,两百多员工,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下,陆续找到新的工作岗位,最后只剩下老梅、老巴和“废物”三个人。

老梅是副厂长,老巴是人事科长。他们在任上时,利用厂里的经费,不仅都弄到了本科学历,还有诸如“化工学会理事”之类的头衔。所以,上级领导担心地说,永红化工厂破产后,最叫人担心的是石菜佬这个“废物”。

如今,“废物”真的走到了绝境,家里吃饭的人不少但赚钱的不多。这天,他将一瓶珍藏多年的酒拿出来,准备去找找门路,出门没走多远,小学同窗肖斯仁碰到他就问,“菜佬,你还好吗?”然后瞄着他手中的酒瓶,笑眯眯地叨念着“哟——古贝春……你这是——”

“废物”凄凉地回答,“哎,上哪儿好啊,全厂两百多人都就了业,只怨自己当年不争气……我也想找找门路……这瓶酒还是你1972年6月送给我的,家里就算这瓶酒值点钱……”

肖斯仁是个小文人,很了解石菜佬,认为他是个地道的人,那次失足成为他的千古恨,早就知错悔改了。肖斯仁说,“菜佬,如今想用一瓶好酒打开‘后门’,真是笑话!你莫急,如有招聘广告,你告诉我一声。”

这天,市电视台播出了永安物流公司招聘一名保安部长的广告,“废物”便提着这瓶“古贝春”去找肖斯仁。

肖斯仁看了“废物”的自荐表说,不行,还得加上一句话,于是替他在表上写上:患有晚上咳,一咳就要起来走动的毛病,曾经是工厂得力的保安人员。“废物”说,亏你还是文人,这样写了,人家还会聘用我吗?再说我也没当过保安呀!肖斯仁回答,当年,厂里的保安不是很喜欢你吗?你听我的,不会错。

“斯仁,这瓶酒还给你……”石菜佬苦笑着说。

肖斯仁禁不住泪水盈眶,心酸地说,“菜佬,你留着吧,待你找到工作我们一起喝……”

第二天,“废物”来到永安物流中心。想不到老梅、老巴早已来了,三个人都将自荐表交了上去,办公室一位同志说,请三位稍等,我们研究研究。

等了好一会,老梅突然说,他没烟了,去买一盒。他出门后便拐到办公室,对主持人说,那位老石原是我们厂的病号,是“废物”。老梅回到原地,撕开一包没开封的香烟,抽出一支点燃。

过了一会,老巴说,我早上喝多了稀粥,要去小便。他出门后也拐进了办公室,对主持人说,那位老石人不错,就是有病,还有过前科,大家说他是“废物”。老巴回到原地,赞叹说,这个公司真气派,连厕所里都洒了香水。

半个钟头过去了,主持人出来说,老石同志进来一下,其他两位同志可以回去忙了。

老梅老巴对视良久,悻悻地走了。

“废物”出办公室时,仍然是一脸的惊讶。按照办公室人员的要求,回家准备第二天到永安公司上班。

“废物”一走,办公室就有人问,“卢总,怎么不用厂长科长用‘废物’?”

卢总回答,“石菜佬不是‘废物’,是我们公司用得着的人才!”

办公室人员又提醒说,“卢总,他还有过前科……”

卢总一脸通红,有些尴尬地说,“请你们别忘记,我也是有过前科的人……”

办公室人员默默地点头,以敬佩目光看着卢总,然后请示,“卢总,老石的工资怎么定?”

“3500元,再给他买个社保。”卢总很果断地回答。

办公室人员愕然,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地说,“这么高?”

卢总拍拍办公室人员的肩膀说,“老石家里十分困难,莫说他来替我们工作,我就是纯粹帮他也应该,哎——说句实话,我当年不是好心人帮一把,哪里会有今天?”

卢总见大家点头,又深情地说,“你们也知道,我就是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忏悔我的过失,为社会多做点贡献……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检举信

 

卢六如检察长刚从外地回来,孙秘书就交给他一个粗糙陈旧的信封,上面写着“敬爱的卢长官亲启  受害者刘美红”。

这些年来,老卢收到的举报信成千上万,还是头一次见识这种写法,他破例亲自撕开审看。

“卢长官,我是小漳乡八筫村人,名叫刘美红,今天向长官举报小漳乡政府筫草庚诈骗我的金手独(镯)……希望卢长官为我掌(撑)腰……”

7年前,卢六如是小漳乡的党委书记,认识筫草庚这个人。至今他还记得,筫草庚是唯一没到过自己办公室的工作人员。他当年就说过,筫草庚是个特别老实的人。怎么会遭人举报呢?

卢六如本想给小漳乡党委打个电话,先询问一下筫草庚的情况,但觉得不太妥当,就将秘书科长孙洪刚叫来,“小孙,你先看看这封举报信,再利用你在小漳乡的朋友,对此作个暗访……”

孙洪刚考进检察院才3年,有干劲有热情,按照卢检察长的吩咐,以到小漳乡看望同学史济明为借口,对举报进行核实调查。

“洪刚,这怎么可能呢,筫老是我心目非常正派的人……”

“济明,不要事先定论,人是会变的,我们还是先找刘美红了解清楚,她是举报人。”

“洪刚,刘美红是筫草庚的妻子,据说他们3年前离婚啦,她可能是要报复他,我很同情老筫,这事是不是算了……”

“领导交办的事怎能算了,不行不行,走,找刘美红去。”

刘美红与筫草庚并没离婚,只是带着孩子住在娘家。没想到一看孙洪刚递给她的举报信,就泪流不止,哽咽得说不成话。

“刘嫂,你为何写这封信?”史济民温柔地问。

“我恨他!”

“他哪里对不住你?”史济民追问。

“他太傻……”

孙洪刚和史济民同时“噗哧”一声笑了。“刘嫂,他傻你也傻吗?写这种信……”史济民沉下脸说,“你这是把他往死里整呀!”

“领导,我的金手镯是他拿了哇,你们为何不去调查?还有……”刘美红抹着眼睛,生气地说。

“刘嫂,那说说这金手镯的事……”

刘美红一扭头说,“你们去找江里村的王三芽……我不说了,你们去问他吧!”

孙洪刚、史济民讨了个没趣,决定到江里村问王三芽。

“老王,有件事请教你,你知道一个叫刘美红的妇女吗?”史济民直奔主题。

“知道,是乡里筫草庚的爱人,哎,是我害了他们,早离啦。”王三芽说“他夫妇是我的恩人……”

“你知道那双手镯的事吗?”孙洪刚迫切地问。

王三芽点头,心一酸,泪如涌泉,低声讲述起来。

10年前,年近30的王三芽好不容易找到对象,可是,家里因为父母长期生病,非常贫穷,到了借贷无门的地步。为完婚,他到乡信用社贷款,结果被工作人员嘲笑,因为他既没担保又没抵押。他便写了个申请,交给乡政府办公室,工作人员一看也笑,“怎么能给因结婚困难的人贷款呢?”工作人员有点同情王三庚,就将他的申请交给分管副乡长,副乡长一看将申请交给乡党委书记卢六如,卢书记一看就说,“这种情况不能贷款,不能助长买卖婚姻的劣习……”

王三芽悲哀到极点,看着在病床上的双亲,长叹一声“天老爷,你为何这样对待我啊!”真想一死了之。

江里村是全乡最偏远的山区,非常贫穷,乡里很早就作出让江里村脱贫致富的决定,但始终没找到致富门路。为了维持现状,将筫草庚分派到江里村蹲点,很显然,乡里放弃了江里村,因为筫草庚仅仅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,无职位无权力无手段,大家背地里叫他“三无干部”。

筫草庚将铺盖全搬到江里村,就住在王三芽隔壁,很快了解到他的情况。决心为这个可怜的村民渡过难关。他答应帮助王三芽完婚,为此,与妻子刘美红商量,将她的一双金手镯借给王三芽,又偷偷从存款簿上取出12000块钱……筫草庚原想帮王三芽成婚后会改变现状,没想到苦命人又惨遭不幸,妻子患病,不仅还不上筫草庚的钱,还雪上加霜继续借贷……筫草庚为此泪流不止,他不是伤心王三芽还不上他的钱,是伤心人间怎么会如此不平?他又瞒着刘美红取出5000元借给王三芽……

王三芽每况日下的厄运终于止住了,但仍没有还债的能力。没想到筫草庚瞒着刘美红取钱借给别人的事败露,她的愤怒无法形容,“筫草庚你这个畜牲,看你老老实实,原来是欺骗老婆的高手……你这个蠢子傻子孱头……跟着你没法过,你去做你的模范……”

就这样,刘美红带着孩子回到娘家。筫草庚三次上门想接她回家,结果都被岳父岳母大骂甚至追打……

王三芽终于脱贫了,他首先想到要还筫草庚的钱,但筫草庚说,“莫急,反正我也就一个人了,你再想办法多赚些钱,等真正富裕了再还不迟……”

然而,分离多年的刘美红等不及了,她原想吓吓他,希望他不要再做这样的蠢子傻子孱头,可是,他一直没来求情,居然没把自己和孩子放在心上,于是决定“检举”他。

听完王三芽的诉说,刘洪刚和史济民泪水盈眶。他们接着到江里村继续调查,结果,全村123名成年村民一致表示,筫草庚是真正的共产党员,他在村里办了许多好事,却不准别人说。村长王帮慧激动地说,“草庚同志是我们心目中的大领导,他为我们这个被遗弃的穷乡村带来希望……史济民同志,你可不能把他做的好事往上说啊,我还想让他在村里帮我们几年……”

出了江里村,史济民问,“孙科长,这份调查报告怎么处理?”

“交给卢检察长,让他处理……”孙洪刚两眼泪光闪闪地说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郭竹根1975年中风,手脚无损,但是不能说话。他的脾气从此就特别暴躁,料定自己活不长久。这天,将妻子拉到房间,在纸条上写道“桂香,我是遭天老爷报应……我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罪状,等我归西之后,拜托你向他们谢罪……桂香,成婚以来,我有不少地方对不住你,请你原谅……”桂香被丈夫这些摸不到头脑的话感动,点着头说“竹根,我会照办。”

没想到1985年郭竹根没死,1995年也没死,2005年仍然活着,他已经89岁,是村里年龄最大的长辈,连市医院院长都认为这是个奇迹。村里几个在外面发了财的人,要给这位寿星拜寿。这天,81岁的桂香突然想到丈夫几十年前说的话,就悄悄地对他说,“竹根,那年你说要向他们谢罪……你真的写了自己的罪状吗?他们是哪些人?”竹根点头,在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道,“现在还不能公开,桂香,我当年太龌龊,等我闭了眼再公开,告戒后人……”

第一个来送寿礼的是郭吾类,他在深圳经营中药材,旗下有6家子公司,员工928人。无类给竹根送来的是价值11万元的冬虫夏草,说要让竹根大爷超过100岁,争取拿到国家津贴。竹根颤颤地握着无类的手,泪如潮涌仍然不能发泄感激之情,居然呜呜哇哇地哭起来。无类笑容满面地说“大爷,当年你送给我家10亩水田……”竹根急忙用手捂住无类的嘴巴,并拼命摇头……

第二个送来寿礼的是郭渊曲,他在上海郊区搞房地产开发,连当地人也称他“郭大款”,今天给郭竹根的寿礼是一张电子振动床,锃亮的床架上还贴着标签,上面有条码,手机一扫价钱就出来了,8万6千块。竹根颤颤地握着渊曲的手,泪如潮涌仍然不能发泄感激之情,居然呜呜哇哇地哭起来。渊曲豪爽地说“大爷,当年不是你带我父亲弄一箩筐稻谷,我家可能要饿死几个人……要让我们寿星大爷晚年过得更舒服,享受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。”竹根急忙用手捂住渊曲的嘴,并拼命摇头……

第三个送来寿礼的是郭布福,他在内蒙古承包一片草场,靠搞综合开发发财,他们公司光牛奶就有6个品种跻身全国各大商场,他送来的寿礼很奇特,是两头良种奶牛和一整套牛奶加工设备,价值超过8万,竹根颤颤地握着布福的手,泪如潮涌仍然不能发泄感激之情,居然呜呜哇哇地哭起来。布福很庆幸地说“大爷,当年不是你搧那个巴掌,我也会去造反,就会走邪路……现代科学证明,老人多喝牛奶能长寿,这两头奶牛和加工设备可以满足大爷全家的需要……”竹根急忙用手捂住布福的嘴,并拼命摇头……

当然还有其他许多人送来寿礼,但多数是两百块钱或其它老人用品,价值和意义不能与他们三个财神相比。全村人为郭竹根高兴,可是,他却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。

一两百人参加的寿宴非常热闹,大家很理解寿星的心情,没去打扰他。

人们散去之后,桂香推开房门叫道“竹根,你真是架子大,人家都走啦,吃蛋糕吧……”可是,没应声,她推推丈夫,没反应……一摸鼻了,没了气息。桂香极力忍住没哭,她没忘记完成丈夫的托付。桂香将丈夫的身体摆放端正,见他手里拿着一张发黄的纸,便坐在他身边,小声读纸条上的字:

“1948年3月,我就听到风声,说田地多的人家会……我就对郭老三说,我有10亩要送给你种,结果,第二年就搞土地改革,老三要将10亩还给我,我生死不肯,并对农会的人说,田是老三买了……我家少了10亩田划为中农,老三家多了10亩田划为富农……是我坑害了老三一家……他儿子吾类连大学也不能上,我作孽啊!

“1962年8月间,饿得实在难受,我邀春林到生产队偷谷,春林胆子小没动手,我就给他一箩筐……两个月后,不知为何被队长晓得了,要批斗我们,我就一口咬定是春林带我去的,因为春林参加过三青团,结果被认定为坏份子搞破坏判刑三年……弄得他儿子渊曲的老婆跑了……我作孽啊!

“1968年我当上革委会主任,生产队的社员不听话,我按照‘阶级斗争一抓就灵’的指示,就想抓一次斗争,发现冬元总是在屋前屋后开荒种菜,就将他当作走资本主义的典型。这年,冬元儿子布福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要求参加造反派,我十分气愤,搧他一巴掌说‘你死开,那有资格参加造反派,滚蛋吧……’我伤害了他一家啊,我作孽啊!

“桂香啊,我死后,你就将这些事告诉他们,并领着家里人到他们家下跪请罪!桂香,拜托了……

郭吾类、郭渊曲、郭布福三人为郭竹根祝寿后,准备在家乡多呆几天。没想到传来竹根寿星逝世的消息,三人再次来到他家,桂香将他们拦截在门外,唤来他一家人,齐刷刷地跪在他们面前。三人惊愕不已。桂香将竹根写的纸条双手递给郭吾类……

三人认真看完纸条,泪光闪闪,郭吾类提议说“兄弟们,我们到老队长灵前拜祭他老人……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夺命蛋糕

 

肖副科长嫌车开得不快,看着手表急催,“大川,你加快点……”老肖想尽早赶到吴局长家,给他九十岁的母亲祝寿。车上的特制蛋糕,是老肖花高价请蛋糕师傅到家里做的。肖科长40岁出头,再不“转正”就没有指望了。突然手机响了,妻子说“赶快回来,爸爸快不行了。”父亲76岁又患严重的心脏病,天大的事情也得赶回去。老肖泪汪汪地说,“大川,我爸又发病,必须回去。请你将蛋糕送到吴局长手里,千万不要交给别人……”

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大川加大油门赶路,以确保在中饭前将蛋糕交给吴局长。大川其实也有事,儿子发烧,要送到医院看看才放心,想快点完成朋友交办的事。哪知越急越有事,突然“噗哧”一声车子一抖,车胎炸了。幸好这是有备用车胎的车子,他打开后座下的工具箱,不小心箱子撞到蛋糕上,漂亮的蛋糕被撞缺很大一块!这下让大川为难了,莫说是送给局长的蛋糕,就是送给一般人也不会高兴,很不吉利。重新去买一个吧,肯定来不及。大川换好了车胎,一看手表十二点半。这时候去祝寿真,会挨一顿臭骂。大川心里非常难受,只好找理由宽解自己,反正给局长送礼的人很多,一个副科长送没送礼他哪里搞得清。大川自量能摆平这件事。

大川想到把蛋糕拿回去给孩子吃,觉得太下贱。思忖片刻一拍脑袋,不就一个蛋糕么,干脆放到路边的石板上。

来往的人很多,漂亮的蛋糕摆在路边,自然吸引人的眼光。但一看而过的多。有动心的又怕是人家设下的陷阱。如今,常常有人将一件东西放在那里,只要你一伸手,可能被从暗角里走出来的人逮住,丢脸还被讹诈。何况蛋糕,卫不卫生谁敢保证?因此,一盒特制做的蛋糕,虽然放在路边,却始终没人去动它。

一个收破烂的驼着背,蹬着车吆喝“收——废物——呀——”过来了,声音单调而凄凉。鲜亮的蛋糕盒印入他的眼帘,急忙放慢蹬车的速度,两眼罩住蛋糕盒。车在蛋糕盒旁停下,缓慢地下车,再朝两边看看,提起蛋糕盒的红丝带,往车上一放,跳跃上车,迅速蹬车拐弯走。拐上一条小道后,刹住车,他要在道旁的大树下“用餐”。没有任何犹豫,解掉丝带,撕开塑料盒就用墨黑的手抠一块蛋糕往嘴里塞,嘴巴嚼着眼睛端详漂亮蛋糕,“我的娘儿,这么高级的蛋糕撂在这儿,吃了变鬼也值得……”。他又抠一块往嘴里塞,蛋糕中露出塑料包,吃惊得本能地跳起来。此时,他想到好几种结果,眨眨眼心一横,心想死也要死个明白,很快撕开塑料包,“我的娘儿——”他惊叫一声,仿佛拿着的是炸药,将塑料包丢到地上,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——三叠厚厚的百元大票!

一阵惊恐之后,他马上清醒过来,心里惊呼“我的娘儿,该转运啦……”将塑料包揣入怀中,飞奔上车,拼命蹬车走人。七弯八拐回到城郊的“民工村”,这里居住的全是进城谋生的外乡农民,他钻进一间破旧的板棚屋。

他叫杨三伢,年近五十。他关上门,用一袋板结没用的水泥顶住不能合缝的门,然后将塑料包拿出来,用颤抖不已的手,蘸着口水,开始数钱。“我的娘儿我的爷,三,三,……三万块啦——”

杨三伢觉得自己倏忽间成为富人,特别地小心谨慎起来。找来一块干净的塑料布,将三万块钱包六层。再找来一只小纸盒,把钱包塞进去。此时,杨三伢才知道到有钱人的难处,三万块钱往哪里放呢?在这样的房子里,就是有保险柜子也枉然,因为门窗不堪一击。杨三伢觉得床铺下面倒是安全地带,于是,将钱盒放到床铺下,再把一些乱七八糟的纸呀报刊呀塞进去。然后,杨三伢自己装扮成贼,站在门前以盗贼的身份仔细审视一番后,满意地认为,这屋子里绝对不是藏着三万块钱的地方。该到外面去,免得人家产生怀疑。杨三伢骑着三轮车,照旧驼着背伏在龙头上,拖长声音吆喝“收——废物——呀——”。

杨三伢刚走不久,妻子顾春杏蹬着三轮车回来。这个既勤劳节俭又性情活泼的农村女子,今天很不高兴,路过瓷器店门前时,撞到一块伸出过道木板,把上面几只粗糙瓷碗摔坏了,老板讹诈她三十块钱!她叹着气推开破门,一眼就看到床铺上的凌乱场面。往日心情好,她毫不理会这种状况,今天气觉得丈夫太不爱整洁,骂道,“邋遢鬼,把床上弄得一团糟!”

顾春杏整理床垫时,看到床下的废纸,立即想到损失的三十块钱,觉得应该想办法弥补一点。于是,麻麻利利地将塞在床下的杂物,一股脑儿擞到三轮车上,骑上去就朝废物收购站去。

杨三伢今天尝到有钱的快乐,觉得脚下的三轮车特别轻快,身子不再伏在龙头上,但照例吆喝着回到家。他一推开门,目光就射向床铺底下,猛的觉得不太对劲儿,床下怎么就光亮了?杨三伢两腿顿时软了下来,仆向床前,趴到地上,将头伸入床底,一看就嚎哭起来,“钱,钱,钱包……”他努力地站起来,踉踉跄跄走到门窗前,没有发现有人强行入室的痕迹,又趴在床铺底下用手反复摸了一番,最后才确定床铺下面没有任何东西。杨三伢心窝疼痛不已,就地卧倒,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抽泣着……

顾春杏却碰上很幸运的事,她装在车上的废纸,被一个路过的的人看中,连称都没称就递给她六十块钱,将废纸撂倒小四轮车上,说是要赶回去将废纸打成“纸筋”,泥工等着拌石灰抹墙。见门开着,知道丈夫回来了,高兴地喊道,“三伢呀,今天我碰到豪爽人,床铺下那些纸卖了六十块钱……”她正要下车,没料到丈夫从屋里蹿出来,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,先是一巴掌扇在脸上,接着是一拳擂在胸部。顾春杏没明白自己犯了哪一条,就倒在了地上……

救护车来了,医师一摸顾春杏的脉搏,痛苦地说,“我们来晚一步,哎,年纪挺轻……”

杨三伢这时才清醒过来,抓住医生的手问,“我女人怎么样?”

医生说,“没心跳,死啦——”

杨三伢二话没说,转身朝砖撞去,一声闷响,头开了……

很快,城里传出一对农民工夫妻身亡的消息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死因。

肖副科长和大川也都听到了这消息,不像别人那样感兴趣,他们各有各的心思。老肖盼望吴局长的态度,希望他快点找自己;大川在揣度肖副科长的神色,总以为他知道了自己的失误。

一年过去,肖副局长仍旧在原位上干着,大川终于放心了……

 

 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